体彩17176期大乐透

健康農業生產工程技術、土壤修復技術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WATER QUALITY IMPROVER TECHNOLOGY

服務熱線:400-6050-866

新聞中心

咨詢熱線

400-6050-866

合作交流

鄭州永豐生物致力于發展微生物碳肥產業

2018-06-15 11:03:47

微生物碳肥以有機廢棄物為原料,經生物發酵或化學分解成粒徑在600-800納米以下的小分子水溶有機碳并且含大量功能性微生物菌,可被植物和微生物直接吸收,見效快、肥效高。微生物碳肥精細、高效,可計量應用,是農作物有機碳營養的新型精品肥料。它的有機營養肥力是傳統有機肥的10-20倍,使用量相當于精細化肥。其主要功效是:松土促根、培肥地力、改變土壤碳氮比培育生物多樣性、提高化肥利用率達37%以上、增強農作物光合作用和抗逆機能,改善農產品質量。應用微生物碳肥許多經濟作物都可增產10%以上,用
于晚稻試驗中,水稻增產
13%,可見用微生物碳肥能實現農業大幅度增產
 


 

 一、微生物碳肥破解了農業的理論和實現十大難題

(一)有機肥的困局和解困之道

我國現行商品有機肥的生產目標(礦化腐殖質),生產工藝(好氧高溫發酵不斷翻堆和高溫烘干),把有機質由大分子分解成小分子,再由小分子分解為水和二氧化碳排掉,剩下一堆空殼,技術標準(以“有機質含量”為標準,“總養分指標”不包括“有機質營養”)都是錯的!簡言之就是“棄其精華,存其糟粕”。因此商品有機肥肥力低、肥效慢,還因標準不科學經常被不法廠商鉆空子坑害農民。

商品有機肥存在的問題在肥料界早就吵開了,其困局連農業部的技術官員都公開承認。可是解困之道一直沒人提出來。

微生物肥的研發就是由此入手的。我們發現植物的有機質營養本質上就是碳元素,但單質碳不溶于水,不能被吸收;二氧化碳(CO2)不經葉綠素光合轉化成碳水化合物(一種有機碳載體),也不能被吸收。因此植物的有機質營養形態一定是可以被植物直接吸收的有機碳,這就是小分子水溶有機碳,簡稱“有效碳”。經大量試驗表明,有效碳的分子粒徑在幾十到數百納米,水溶性極好,可被植物根系和土壤微生物直接吸收利用。

丟棄有效碳,此傳統有機肥之所以衰也;保護和增產有效碳,此有機碳肥之所以興也!

(二)植物碳營養來源只有一個通道嗎?

幾十年來我國幾乎所有經典的植物營養學和土壤肥料學教科書都不承認植物根系能直接吸收利用有機碳,認為CO2經葉片吸收葉綠素光合轉化成碳水化合物,是植物獲得碳營養的唯一途徑。傳統有機肥就是被這種理論導入死胡同的。

無數自然現象和幾千年有機種植歷史告訴我們:事實上存在植物由根系直接吸收小分子水溶有機碳的另一條碳營養通道。有機碳肥的研發和成功應用,主要理論依據就是這一條。

(三)、土壤板結的真實原因是什么?

多年來連篇累牘的演講和論文,都有一句話:“由于長期使用化肥造成土壤板結……”似乎化肥就是土壤板結的元兇。

但是在板結的農田,只要一次性每畝使用50公斤有機碳菌肥,土壤數日之內便開始疏松,且土壤改良勢頭可持續數茬之久。

事實說明:土壤板結的本質是土壤微生物生存障礙和生物多樣性缺失,而這種微生物“式微癥”的原因是微生物繁殖所需的能源——碳的饋乏,土壤中可供微生物直接吸收的有效碳太“稀有”了!

(四)、我國微生物肥料的推廣為什么舉步維艱?

微生物肥料曾被農業界乃至國民寄以厚望,認定它能消除“化學農業綜合癥”,給農業發展開出一條光明大道。可事實上,微生物肥料產業二十多年來發展緩慢,農民在耕種中很少問津于它。其中除了使用成本之外,主要原因是多數應用效果達不到預期,有些甚至同一般有機肥差不多。

并不是所應用的微生物肥料質量達不到標準,而是微生物肥料的研制者和使用者都忽略了一個大問題:土壤碳(有效碳)氮比問題,基本上所有微生物肥料都用傳統有機肥或不溶于水的泥炭做基質。基質中不含一定濃度的有效碳,施入土壤中又得不到有效碳,肥料中的微生物不能快速繁殖,其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說形象些:功能微生物和有效碳的關系,就如雞蛋的蛋清與蛋黃的關系。微生物肥料的研制者們光顧著提供蛋清,忽略了蛋黃,自然孵不出小雞來。

(五)、土壤中土傳病害防治的上策是何策?

現在大量耕地土傳病害肆虐,從專家到農民都在尋找更毒更狠的農藥對付它。但事與愿違,藥物狠,病害更狠,發病勢頭并沒受抑制。這個問題已經危及了廣大人民的健康和國家的聲譽了。

可以這樣比喻:土傳病害,就像索馬里海盜,海盜的根源是國家和社會,不是人。國家動亂,人民得不到起碼的生存保障,所以海盜越抓越多,越打擊他們裝備越精良本領越高強。土壤單位體積中有益菌株只有幾十個,卻有幾百個致病菌株,過數天后致病株會發展成幾億個,而有益株可能只剩幾個了。這是微生物世界的“優勢占領”定律。如果只有幾十個致病株,卻有幾千個有益菌株,過數天后有益菌株就是幾十億個,而致病株可能只剩幾個了。這是微生物世界的“優勢抑制”定律,這就叫生物防治也是防治土傳病害的上策。以上道理許多人都知道,可是為什么總是選擇下策(毒殺)而不選擇上策(生物防治)?因為人們還不知道有機碳肥,不知道有效碳加功能菌在改善土壤生物多樣性抑制土傳病害方面令人不可思議的作用:我們每畝用40公斤有機碳菌肥,當季就讓一塊蔬菜根腫病嚴重的菜地獲得蔬菜大豐收。

(六)化肥利用率低的主要原因

我國化肥利用率之低幾乎是世界之最。不算造成水體富營養化等環保問題,光算化肥浪費這筆賬,我國每年與世界平均利用率比較就多浪費1000萬噸,約為人民幣240億元!

造成化肥利用率低問題也應該追溯到植物營養學經典理論的片面性。“經典”十分明確地認為:礦物質營養是以離子態被植物根部吸收并以離子態進入植物細胞壁的。事實上這是在土壤有機質貧乏的情況下才發生的。在這種土壤中,化肥營養呈離子態。礦物質營養除磷營養外,幾乎都是正離子,那么多正離子在根部吸收孔互相排斥而妨礙進入。磷酸根(負離子)又容易與多種正離子結合成水不溶物。所以化肥利用率低。大量自然現象說明,礦物質營養離子具有強烈的趨有機碳營養性,所以在有機質含量豐富的土地,生產等量的農作物所用的化肥比板結土地要少得多。看見化肥利用率問題首先得從理論上找原因!當然,植物根部衰弱,土壤結構不良,都導致化肥利用率低,而這些現象正是缺碳(有效碳)造成的。所以化肥利用率低歸根到底就是土壤缺有機碳營養。實踐證明:有機碳肥與化肥合理混用,化肥利用率可提高約40%

(七)生產高品質的農產品只能走有機種植之路嗎?

從理論上說:只用純有機營養不加任何礦物質營養,是種不出莊稼的。現在搞有機種植所使用的有機肥和其他農家肥,都含有一定量的礦物質營養,只不過是相比之下有機質營養豐富得多,使任何礦物質營養都沒機會以離子態進入植株內部,這就保證了農產品質量健康口感好。但由于礦物質營養成了制約因素,有機種植的單產就相當低。對于我們這個十幾億人口的大國,有機種植不可能也不應該成為主流。    

我們的實踐證明,有機碳肥配合適量化肥,完全可以種出質量健康、口感比有機種植更佳的農產品,因為這種產品內含物更豐富更合理,又沒有有機種植產品常有的“筋骨感”。這正是質量和產量雙優的施肥模式。

(八)哪種病害對我國農業危害最嚴重?

是“缺碳病”!植物干物質中約有35%是碳元素,而植物新陳代謝每時每刻都在“燃燒”碳,所以每株植物一生所需的碳遠遠大于其所積累的干物質中的碳。不是有取之不盡的CO2氣體嗎?但CO2只能經葉片吸收和光合作用才能被利用。且研究表明:植物利用CO2(在陽光充足時)最佳濃度是0.1%,而自然界空氣中的CO2平均濃度只有0.03%。可見農作物一般都缺碳。陰雨天和夜間沒有光合作用,農作物缺碳更嚴重。如果土壤不能有效地向作物供給有效碳,農作物就得“缺碳病”。

農作物“缺碳病”的直接表現是:根部衰弱、植株早衰、光合作用效率差、果實發育不正常、免疫抗逆機能低,進而引發多種病害。可以說“缺碳病”不但是農作物百病之首,而且是百病之源。毫不夸張地說:缺碳病是當今農作物的壹號病。

抓住“缺碳病”這個“源首”,根治缺碳病,就是牽住了農作物病害防治的“牛鼻子”。這是有戰略重要性的技術措施。

(九)偏遠山區和草場農(草)業產能低的特殊原因

我國西南的偏遠山區農業歷來低產,農作物單產普遍不及平原地區的50%,其原因很多,可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人們都不太注意:那就是缺碳。西南山區多陰雨天,農作物光照差,CO2吸收較少;而山區又多是梯田,有機肥用量大農民不愛用,經常以“少而精”的化肥對付施肥,所以土壤中有機質貧乏。有機碳肥少而精適合山區施用,還能“放大”葉綠素工作效率增加碳水化合物的積累。有機碳肥正是名副其實的山區“扶貧肥”。

我國大部分牧區草場分布在西部西北部,牧草生成量少,因此我國牧區單位草場載畜量僅為新西蘭的35%左右。高原草場產能低,除了氣溫,雨水等自然條件較差外,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空氣中CO2濃度比低海拔地區稀。如果使用液態有機碳(兌水)空中航灑,對此類草場的產能提高將會產生重大作用。

(十)焚燒秸稈為何屢禁不止?

我國許多糧棉油產區農民素有焚燒桔桿的不良習慣,既浪費了資源又污染環境,近年來華北地區秋冬霧霾天氣嚴重,大多與此有關。雖然各地政府花大力氣制止,并多方推廣秸稈腐熟劑促進秸稈還田,但效果有限。焚燒秸稈似乎成了社會肌體上去不掉的牛皮癬。

問題就出在“秸稈腐熟劑”上。現各類腐熟劑均是微生物菌劑,不帶“蛋黃”的“雞蛋”,到了土壤里得不到起爆能量(有效碳)微生物就不能繁殖,秸稈也就長時間不能分解。

我們向種植大戶推廣有機碳菌劑,情況就大不相同了:收獲后直接把菌劑撒到莊稼地里,每畝15公斤,再開動旋耕機把菌劑連同秸稈一起翻壓進土壤,淹一遍水(或下一次透雨),10天內秸稈全部腐解,這相當于向地里重重地施了一遍有機肥。推廣這種簡易有效而又經濟合算的秸稈還田方式,哪個農民還會執意焚燒秸稈?

二、微生物碳肥的主要有效成分和作用機理

(一)、微生物碳肥中小分子水溶有機碳(即有效碳)含量是傳統有機肥的510倍,即有機營養肥力是傳統有機肥的510倍。可取代有機肥,用量是傳統有機肥的10%20%,這相當于化肥的使用當量。

(二)、有效碳水溶性極好,因此有機碳肥具有化肥那樣的速效性。

(三)、有效碳使土壤中微生物所需的碳氮比提高,微生物快速繁殖,進而引起土壤生物肥力物理肥力和化學肥力的連鎖促進效應,因此有機碳肥兼具快速改良土壤和連續持久的肥效表現。

(四)、有效碳以螯合、絡合、陽離子置換和物理吸附等形式把礦物質營養離子“包夾”在小分子團中,以零電價的形式進入植物根系吸收孔,大大提高了礦物質營養的生物有效性從而使化肥利用率得到很大提高。

(五)、有效碳促根改土,使植株肥水供應暢順充足,葉片寬厚,在陽光下不萎篶,葉綠素豐富,光合作用效率大大提高,農作物就能健壯高產。

三、微生物碳肥的主要品種和使用功能

(一)、微生物碳肥:
   


做基肥,每畝用5080公斤,可混摻化肥。

(二)、全水溶微生物碳肥:“沃有一手”大螯合
  

做追肥,每畝1次用15~25公斤,可混摻化肥。該品種適宜隨水管輸送,改善設施農業產品質量。


(三)、碳菌劑:改良土壤,抑制土傳病害,搶救病弱果樹、快速秸稈腐熟,每畝用1020公斤。

(四)、自然災害的預防和災后搶救(液體有機碳肥、有機碳菌劑)。                                            

與使用等量化肥的情況相比,經應用有機碳肥,農產品高產優質,綜合提高經濟效益如下:1、葉菜類 3040%  2、瓜茄豆類 4050%  3、根莖類3040%   4、水果類 2025% 5、中藥材50%以上  6、大田糧食作物 1520%

四、微生物碳肥產業的其他作用和影響

(一)、對循環經濟和節能減排

有機碳肥的原材料中有8090%是固液有機廢棄物。如果達到年產1000萬噸,可減排CO2850萬噸(或相應當量的COD)。由于變廢為寶,儲碳于土(不是排碳于天)促進資源循環利用,助力生態文明。

(二)促進一大批生產企業技術改造和結構優化。尤其是大型養殖場,制糖廠、酒精、味精酵母廠、造紙廠、制藥廠等,可以通過附建有機碳肥廠,實現零排放,還可一廠變兩廠,效益大提升。

(三)解決化肥廠單一生產化肥或生產有機(加有機肥)無機復混肥則賣不出去的局面,生產出高質量有機碳復混肥,這就是大化肥廠產品結構調整的光明大道—生產“棕色化肥”。

(四)解決了植物有機營養管道輸送的難題,促進設施農業大發展。

(五)促進城鎮和農村生活垃圾的資源化利用,使城鄉環境更美,農產品供應更豐富更健康。

五、鄭州永豐生物組建大規模微生物碳肥工業的基本條件已經具備

(一)、已經形成了支撐微生物碳肥工業的自主知識產權體系,包括多個發明專利和多套注冊技術標準。

(二)、開發了一系列各種劑型的微生物碳肥品種,并經多年在100多萬畝農作物中的成功應用,完善了一整套應用技術。

(三)、形成了多種適應不同原材料的微生物碳肥生產工藝。

(四)、培養了一批專業技術人員和技術工人。

(五)、建成了一個年產100萬噸的示范生產廠(鄭州永豐生物肥業有限公司及其生產加工基地)。

六、發展前景和產業規劃建議

微生物碳肥必將在我國發展成傳統有機肥的升級替代品,在二十五年內將與化肥、有機肥(包括農家肥)平分天下,各占10億畝左右耕地。這就成為繼傳統有機肥,三大化肥之后出現的我國第五大肥種,年產量將達到1000萬噸,年工業產值為220億元,這就能造成我國農業年效益增加3000多億元的可喜局面,創造世界農業發展史的奇跡!

微生物碳肥又是極具競爭力的出口肥種,還是我們對外經濟技術合作的優勢項目。我們公司產品一直在出口韓國、東南亞。


浙江体彩